1. <code id="3pgv8"></code>
      1. <code id="3pgv8"></code>

      2. <label id="3pgv8"></label>

        <mark id="3pgv8"></mark>

            <td id="3pgv8"><strong id="3pgv8"></strong></td>
            <mark id="3pgv8"><button id="3pgv8"><address id="3pgv8"></address></button></mark>

            <var id="3pgv8"></var>

            <var id="3pgv8"><strong id="3pgv8"><em id="3pgv8"></em></strong></var>

            <mark id="3pgv8"><ruby id="3pgv8"></ruby></mark>
            
            
              <var id="3pgv8"><delect id="3pgv8"></delect></var>
              <small id="3pgv8"></small>
                <blockquote id="3pgv8"><sup id="3pgv8"><rp id="3pgv8"></rp></sup></blockquote>
              1. <big id="3pgv8"><delect id="3pgv8"></delect></big>

                        1. <var id="3pgv8"><strong id="3pgv8"></strong></var>

                          一本“明白賬”穩了藏區百萬心

                          分享到:


                          圖片說明:道孚縣各卡鄉甲撥村村民查看全村的資金、資源、資產情況



                            陳興,四川甘孜高原上的一個放牛娃。

                            以前,他邊放牛,邊看風景。

                            現在,他邊放牛,邊玩手機。

                            陳興玩手機,不僅看新聞、打游戲,他還登錄“互聯網+精準扶貧代理記賬”APP,看到了自己所在的道孚縣各卡鄉甲撥村全村的資金、資源、資產情況。他翻閱著手機,對記者說:“截至7月31日,我們村結余資金256940.74元,利息收入有134.12元。”

                            “村里何時買了一頂帳篷、花了多少錢,都能看到;自己可以領多少惠民資金,一清二楚。”陳興說,草原上的牧民,今天也能像村干部一樣查看村子的賬本,想不到。

                            在甘孜,2679個行政村,村村都有一本像甲撥村一樣的“明白賬”。

                            在甘孜,110萬老百姓,人人都可以像陳興一樣成為村里財務的“監督員”。

                            從前期準備,到全面上線,甘孜,只用了56天。

                            從專人管賬,到授權可查,15.3萬平方公里的甘孜,“互聯網+精準扶貧代理記賬”實現了全覆蓋。

                            一筆粗放的“流水賬”,變成一本“明白賬”。甘孜,給高原百姓吃下“定心丸”,為藏區群眾換來“安定心”。



                          圖片說明:省財政廳赴甘孜調研考察互聯網+精準扶貧代理記賬工作



                            快,56天書寫“甘孜速度”

                            “瞧,只需點點鼠標,就能將報賬的票據傳到平臺,兩三分鐘就可搞定,也不需專業的財會人員操作。”在道孚縣凍坡甲村兩委,管理員色吾初對記者說,以前,村里報一筆賬有時需要半年之久,如今,就這么簡單,就這么快捷。

                            這就是“互聯網+精準扶貧代理記賬”給村里帶來的方便。

                            而這一“方便”剛進入凍坡甲村時,村干部認為,“扶貧任務重、工作多,如今,還要推廣網上記賬,這不是增加負擔嘛。”

                            類似場景,在甘孜全州所有行政村和社區全面推廣“互聯網+精準扶貧代理記賬”的過程中,時有出現。

                            面對基層的不理解,甘孜州財政局推進辦負責人翁秋耐心地解釋:“國家上百萬的扶貧資金投入到貧困村,村級層面賬本和固定資產臺賬上只登記一個蒸籠和一個燒水壺,這樣記賬怎么能行?”



                          圖片說明:甘孜州委書記劉成鳴在甘孜縣視察互聯網+精準扶貧代理記賬工作



                            甘孜,作為全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六個深度貧困地區和全省扶貧攻堅“四大片區”之一,全州18個縣(市)均屬深度貧困縣,是“貧中之貧、困中之困、堅中之堅”。近年來,來自各級的上百億扶貧資金涌入甘孜,加強資金管理,尤其是加強對村級財務的管理已迫在眉睫。

                            “互聯網+精準扶貧代理記賬”,就是將原鄉鎮管理的扶貧資金,改由長虹公司提供的財務云平臺進行監管,統一代理記賬。這既規范了村級財務管理,又能讓老百姓清楚明白村級賬簿。

                            雖阻力多,任務重,但速度不減。

                            今年1月18日,甘孜州委州政府決定將這一代理記賬模式推廣到全州所有行政村和社區。

                            隨后,完成此項工作的數據收集、賬戶開設和數據上線等流程,甘孜,全域覆蓋只用了56天。



                          圖片說明:現場指導瀘定縣培訓工作



                            如此速度,從何而來?

                            來自于老百姓認可。“互聯網+精準扶貧代理記賬”讓群眾原本難看到、難看懂的村集體和個人財政補助,公開透明,讓村里資金使用情況清清白白。

                            來自于創新推廣。在總結綿陽北川縣經驗后,甘孜州因地制宜采取“走出去”學、“請進來”講、“深下去”督和“多渠道”宣等方式,將細節做到極致。

                            來自于領導重視。自實施“互聯網+精準扶貧代理記賬”以來,甘孜州主要領導高度重視并親臨現場指導,特別是8月12日州委書記劉成鳴深入甘孜縣拖壩鄉檢查指導“互聯網+精準扶貧代理記賬”工作,并作了重要指示。各縣(市)成立了以縣委、縣政府主要負責同志為組長,分管縣長為副組長,各相關單位“一把手”為成員的推進領導小組。尤其是甘孜、道孚兩縣成立了由書記、縣長同負責的“雙組長”推進工作領導小組。

                            截至目前,甘孜州所有行政村(社區)村級財務均已正式上線,上線率達100%;縣級層面業務單據上傳率實現全覆蓋;已生成記賬憑證的系統記錄16011條,單據上傳量達到91772張。

                            負責在全省推廣此項工作的四川省財政廳會計處處長劉繡峰說,此前,“互聯網+精準扶貧代理記賬”在甘孜推行,其實心里沒底。現在,56天的“甘孜速度”,“力度之大,速度之快,在全省乃至全國都絕無僅有,令人振奮!”



                          圖片說明:甘孜縣拖壩鄉工作人員幫助群眾通過手機操作流程查看村級賬務



                            準,理出一本“明白賬”

                            “過去,村上的資產有哪些?有多少?用到哪兒啦?也許保管員都不清楚。”瀘定縣杵坭鄉瓦斯營盤村村主任劉元品說,有的財會人員把賬記在空煙盒上。

                            一本“糊涂賬”,使幫扶資金無法“一步一個腳印”,甚至還會“一步一個漏洞”。

                            由于受經濟社會發展長期滯后的影響,甘孜村級財務人員文化較低,專業知識缺乏。全州2993名鄉村財會人員中有2234人為初中及以下學歷,而專業會計人員僅有38人。

                            由此,甘孜州村級財務管理長期有諸如賬務核算存在“包包”賬,白條入賬,無憑證支出等問題;資金管理存在大額現金支付、公款私存、虛報冒領等問題;甚至還有向不符合條件的人員發放相關補助,惠民政策執行不到位等問題……

                            “不能因為是邊遠的民族地區,經濟滯后,人才缺乏,甘孜就可以對村級財務管理降低標準,反而,更應搶抓國家大力支持民族地區發展的機遇,實現甘孜村級財務管理水平‘一步跨千年’的目標。”甘孜州財政局黨組書記、局長文建國告訴記者。

                            2017年,甘孜州道孚縣在全省率先試點村級“互聯網+精準扶貧代理記賬”工作。通過實踐探索,村級財會人員只需稍經培訓,學會操作業務單據掃描上傳—數據顆粒化采集—智能財務記賬—動態信息發布(出具財務報表)等幾個簡單流程,就能從“零基礎”變“熟練手”。

                            自年初推廣運用“互聯網+精準扶貧代理記賬”平臺以來,甘孜在提升農村財務管理同時將財政專項扶貧資金納入代理記賬,實現了精準管理賬務、精準運用資金、精準監督過程三個“精準”。

                            精準管理賬務。“互聯網+精準扶貧代理記賬”平臺真實記錄各項扶貧資金類別、使用情況及實施進度,村會計將原始票據上傳至“云尚行”互聯網數據平臺,經過流程操作,不僅實現財務數據處理的“規范采集、自動處理、智能輸出、永久存貯,在線監測”,同時也有效地解決了民族地區基層會計人員數量不足以及專業化水平較低的問題,提升了民族地區鄉村財務管理水平。

                            精準運用資金。“脫貧攻堅是現實的民生工程,扶貧資金是脫貧攻堅的‘助推劑’。”甘孜州財政局農業科長楊杰說。財政專項扶貧資金,可由各監管部門通過平臺實現“點對點”檢查,查看是否瞄準建檔立卡貧困戶,資金是否用于精準脫貧項目,項目實施是否與脫貧攻堅緊密掛鉤,實時、動態監管每一筆扶貧資金的落實情況,確保財政扶貧資金用到最需要的地方和最需要的人身上。目前,甘孜州“云尚行·扶貧”手機APP送達數18911次。

                            精準監督過程。村民通過手機、電腦登陸平臺,能了解到各項惠民政策的詳情,各方扶貧資金的流向,以及貧困戶的精準信息,同時對發現的違紀違法行為進行舉報,從制度上遏制了扶貧資金“貪污挪用、層層截留、虛報冒領、揮霍浪費”等現象發生。

                            此外,為了讓村級財務管理制度更精準,甘孜州還在全州推進規范化鄉(鎮)財政所建設,年底在全州設立49個規范化財政所,從而實現鄉(鎮)財政所建設和村級代理記賬工作,互為促進、互為補充。

                            “從前,做賬沒有統一的標準,也不夠規范、精準。現在,通過學習一些基礎會計知識,我也能快速準確地做出一份漂亮賬!”8月16日,道孚縣格西鄉若珠村記賬員高絨他姆一邊在網上掃描錄入為村里買書的單據,一邊對記者說。



                          圖片說明:現場培訓



                            穩,換來百萬“安定心”

                            “以前只曉得惠民政策多,但內容不清楚。現在好了,打開手機‘云尚行·扶貧’平臺,我的補助是多少?什么時候拿到?平臺上寫得明明白白,踏實了,心穩了。”在甘孜縣拖壩鄉移民扶貧新村,村民生龍尼瑪說。

                            通過這一平臺,讓心安穩的不僅僅是生龍尼瑪,還有甘孜州上百萬農牧民群眾。

                            來自康定市甲根壩村的加措說:“平臺上的政策解讀,清晰明了,村里的資產情況,一目了然,賬目清清白白,我們心里安安穩穩。”

                            自實施“互聯網+精準扶貧代理記賬”以來,通過政府購買服務,聘請第三方機構對甘孜州行政村開展資產清查,重點對2017年12月31日前的資金、資源、資產進行清查,并將結果錄入至“村級資產管理系統”。

                            “這是全州史無前例的一次村級資產清查,準確地掌握了所有行政村的家底,全面理清了村級‘三資’的‘明白賬’,讓村民不僅關心個人的‘荷包’,更關心集體經濟的現狀和發展,形成了一股強大的向心力和凝聚力。”文建國說。

                            通過資產清查,清晰了村里資產,尤其是如草場、山林等常常引起糾紛的大宗資產,也得到了清理和登記,使村與村之間的資產更加明晰,村民之間的關系更加和諧。

                            “現在,類似草場糾紛的‘扯皮’事件,尤其是每到蟲草采挖季,因界限不明,越界采挖而引起的各類矛盾沖突大大減少,有力地促進了民族地區社會和諧穩定。”甘孜州政協副主席、甘孜縣委書記雷建平說。

                            據了解,目前,甘孜州“互聯網+精準扶貧代理記賬”管理平臺,正在積極開發藏語版APP和漢語、藏語語音播報系統;并逐步將草原禁牧補貼、農資購置補貼等25項惠民財政補貼資金“一卡通”內的信息,逐步納入平臺管理。

                            作為全國深度貧困的民族地區,甘孜的這一大膽實踐、有益探索,實現了民族地區鄉村財務管理水平的大跨越,為民族地區基層扶貧資金的監管提供了新路徑,也為新時期民族地區的“三農”工作及新時期民族地區社會治理和諧穩定提供了諸多新的啟迪。(記者 李銀昭 楊琦 杜靜 唐千惠 文/圖)

                            

                          責任編輯:張競
                          新疆十一选五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