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de id="3pgv8"></code>
      1. <code id="3pgv8"></code>

      2. <label id="3pgv8"></label>

        <mark id="3pgv8"></mark>

            <td id="3pgv8"><strong id="3pgv8"></strong></td>
            <mark id="3pgv8"><button id="3pgv8"><address id="3pgv8"></address></button></mark>

            <var id="3pgv8"></var>

            <var id="3pgv8"><strong id="3pgv8"><em id="3pgv8"></em></strong></var>

            <mark id="3pgv8"><ruby id="3pgv8"></ruby></mark>
            
            
              <var id="3pgv8"><delect id="3pgv8"></delect></var>
              <small id="3pgv8"></small>
                <blockquote id="3pgv8"><sup id="3pgv8"><rp id="3pgv8"></rp></sup></blockquote>
              1. <big id="3pgv8"><delect id="3pgv8"></delect></big>

                        1. <var id="3pgv8"><strong id="3pgv8"></strong></var>

                          李克強:該放給市場的放足放到位,該政府管的管好管到位

                          分享到:
                            李克強總理9月12日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部署將已在上海自貿區等試點的“證照分離”改革向全國有序推開。

                            “‘證照分離’改革一方面要進一步放寬市場準入,另一方面要強化事中事后公正監管。”李克強說,“該放給市場的就要放足放到位,該政府管的就要管好管到位。”

                            “證照分離”改革的“證”和“照”,分別對應著“經營許可證”和“營業執照”,這是企業正常運營的兩把“鑰匙”。2014年推出的商事制度改革,實現了市場準入領域的“先照后證”。但仍有相當數量的企業反映,取得營業執照后,沒有相應的“證”仍然無法運營。

                            2015年底,國務院批復同意在上海浦東新區率先對116項審批事項開展“證照分離”改革試點,拉開了“證照分離”改革試驗的序幕。9月12日的常務會議決定,要向全國有序推開已在上海自貿區等試點的“證照分離”改革,破解“準入不準營”難題。

                            李克強說,實踐證明,在上海自貿區等試點的“證照分離”改革,的確對增強市場活力、擴大就業發揮了重要作用。推動證照分離改革有序進行,符合企業和社會的需要,也是我國深化市場經濟改革必須解決的問題。

                            “當前我國市場環境還需要進一步優化,主要體現在政府的管理仍存在‘嚴管進、松管營’等問題:一方面,在‘準入’過程中有很多要求,讓市場主體負擔過重;另一方面事中事后監管又跟不上,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還有待進一步完善。”總理說。

                            他強調,“證照分離”改革實際是政府職能的轉變:從過去更重視審批,轉變為現在更重視事中事后監管。“這有利于優化營商環境,更大激發市場活力,增強發展動力。”總理說。

                            當天會議決定,從今年11月10日起,在全國對第一批上百項涉企行政審批事項推進“照后減證”,對不必要設定審批、市場機制能夠有效調節、可由行業自律管理的事項直接取消審批或改為備案,并加強市場經營過程的監管;對目前不能取消審批、但通過事中事后監管能夠糾正不符合審批條件行為的審批事項實行告知承諾制,由市場主體作出承諾、達到審批條件即可獲批經營,發現與承諾不符的依法撤銷審批決定并從重處罰;對涉及公眾健康和安全等不宜采取告知承諾方式的審批事項,要優化準入服務,分門別類減少申報材料和環節、壓縮審批時限、提高透明度,為創業創新主體進入市場消除障礙。

                            李克強強調,“告知承諾制”和“優化準入服務”不是說不要許可證,而是要推動辦理發放許可證的過程更快、更透明、更公開。

                            “審批時限如何壓縮,審批環節如何優化,審批流程如何公開,都要拿出定量的標準,向社會明確告知。同時要把更多力量放到創新和強化事中事后監管上,加強公正監管。”總理說,“這樣做政府的審批事項是少了,但責任和‘擔子’卻更加重了。”

                            李克強要求,各地要根據實際情況,因地制宜、有序推開“證照分離”改革。“我們作出的承諾必須兌現,要讓市場主體和人民群眾真正有體會,有獲得感。”總理說。

                            
                          責任編輯:陳利
                          新疆十一选五玩法